腾龙电投官网 是许志安揽啜黄心颖残酷,还是残酷一叮残酷?

2020-01-09 15:13:51  来源网络

腾龙电投官网 是许志安揽啜黄心颖残酷,还是残酷一叮残酷?

腾龙电投官网,今天最重磅的二则新闻都是很悲伤的:

矗立超过八百年的巴黎圣母院大火,塔尖倒塌……全人类为之哭泣……

第二则则是复合超过八年的歌坛情侣许志安、郑秀文婚姻面临严重危机,因为媒体爆出许志安偷食视频,这位女主角还是tvb男星马国明准备谈婚论嫁的女友:

从爆出的料来看,明显是的士司机车内监控拍到的视频:

▲最搞笑是港媒还非常贴心地数了两人一共亲了多少次抱了多少次(最后算出来16分钟的视频里激吻20多次)......

港媒笑着说,这是的士司机因为买不到郑秀文的票而报复性的产物么?

很明显,是一对各有情侣的男女的偷情,女孩就不说了,但许志安同学已经51岁了,好不容易43岁收心结婚,结果还闹出这档子事……

今晚7点整,许志安如约召开新闻发布会,不停抽泣,陈述事发的原因是:”我那天的确喝了很多酒......我反思为什么不可以控制自己......会起这个色心。”

▲5分钟的发布会许志安说完哭完就走了,现场记者都吐槽“连声bye-bye都不讲。”当然啦关于“太太郑秀文有何反应”、“会不会报警”(毕竟这是的士司机未经当事人许可爆料给媒体的)以及传言中许黄两人已经暗自勾搭许久等,“已经坏掉”的许生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......

其实偷情男女很多,但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最难堪的不是许志安和黄心颖,而是拥有万千粉丝的郑秀文。

一代歌后面临这么狗血的局面,应该怎么回应?会怎么回应?

都是未知之数。

毕竟一个月以前,两个人还以长辈的身份接受过晚辈的斟茶,sammi还发表了动人的婚姻感言……

只能说,人生残酷,不到最后一刻,你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……

关于这件事,我们会有持续的关注……

说一点开心的事吧。

话说春天到了,各种选秀节目春风吹又生,有集结了各类型小鲜肉的萌动少女芳心的《创造营2019》,有听好歌的《我是唱作人》。

但看了这么多选秀节目,我还是觉得十几年前的一档选秀,最能令我回味,它就是全城尽兴的《残酷一叮》。

想当年播出的时候,万人空巷,街上各个茶楼、饭店、小卖部的电视都提前锁定了tvb。男女老少都笑“爆嘴”,播完的选手都成了城中热话。

▲看到“全城尽兴,残酷一叮”这八个字,我耳边就恍惚响起了当初的旋律,忍不住要唱出来。

到底这个选秀节目究竟有多神奇?

带你穿越时光来,看看当年的各路神仙妖怪如何各施各法,看尽了香港市民的奇葩百态。

2005年初,一开始无线tvb以《美国偶像》为蓝本,改编成天才表演式歌唱比赛节目《残酷一叮》,第一、二辑请来了毒舌的李克勤同梁荣忠主持。

最妙的就是,这档打着唱歌名义的选秀节目,其实并没有打算挖掘什么民间歌王。

在这里,从不跟你谈梦想,也从不挖掘背后的故事,能留下的只有好玩。越走越歪,成了香港奇葩挖掘大赛。

▲第一集有些参赛者以为这个是歌唱节目,认认真真地唱歌,结果被主持人被diss说,如果只唱歌其实可以直接寄录音带给我们,如果唱歌唱得好,请你参加新秀,不用过来这里。残忍又现实地揭示了这个节目的主题,来这里,最紧要开心。

节目的的规则很简单粗暴,参赛者从开口唱歌直至被主持人“叮”淘汰为止。在台上表演一秒钟,就能收获一百港币,表演时间最长的选手就成为赢家。

完全零门槛,高回报,一本万利的生意比现在的微商还吸引,于是吸引了香港市民们都纷纷摩拳擦掌,齐齐参与。

▲每一集都有两个保安哥哥带着满满的现金,从银行取款而来,一秒一百,花花绿绿的钞票晃花了观众的眼睛。

各位选手也“不负主持人所望”,在唱歌之余兼职其他表演的路上越走越远,边唱边跳舞,是基本操作。

当年“拉丁届霍启刚”的关浩杨凭着灵活、妖娆的舞姿赢得了第一场。

除了专业舞者,还有隐于市的”舞林高手“。

这位平时能边行街,边唱刘德华的《忘情水》的”舞坛扫地僧“,通过扭动的身体表现歌词,成为香港街头独特的风景线。

▲通过扭曲的身体表现出忘情的痛苦,颇有现代舞的韵味。搭配上一丝不苟的西装,把我们带入了一般上班族失恋后去劈酒后的痛苦。根据他自己介绍,边走边唱也是他表演的一部分,平时就是这样在街上练歌的。

不仅要在舞蹈中加入剧情的,还要在服装上花点心思,例如这位kelly仔在kelly姐姐陈慧琳面前,唱的《phone杀令》。

▲刚听到小朋友要翻唱自己的歌,陈慧琳姐姐笑得多么灿烂,没想到好戏还在后头。

混搭了东瀛的和服、武士刀的元素和融入了香港“大耳窿”追债文化,表达了对爱情的封杀,让李克勤笑到流泪,陈慧琳看了心碎。

▲看到一半,陈慧琳连表情管理无能,看到面容扭曲。

当着陈慧琳本尊唱她的歌,还这么用心的准备,其实kelly仔已经很大勇气和诚意。

像这个毫无感情地唱《大日子》的这个“早熟”先生,就毫不顾及陈慧琳本尊的感受。

▲这位先生唱的《大日子》最神奇就是能够做到每一秒都不在拍子上,每个音都与原曲若即若离,重新改编演绎了陈慧琳的这首歌。他说来《残酷一叮》只有一个朴素的心愿,证明给家人看他真的不会唱歌。 能遇上这种翻唱歌手,真的是每个歌手的噩梦。

除了跳舞,融入功夫、杂技、魔术等才能也是另一条出路。

这位“超级赛亚人”就秉承着买一送二的精神,边唱歌、边玩呼啦圈,还要手忙脚乱地飞纸牌。

服装造型上颇有深意,肚子上有个”勇“、被钉子穿过的的”杀虱英雄“,非常后现代周星驰的感觉。

而且他在手忙脚乱的表演中,还不忘要cos“超级赛亚人",最后从舞台飞跃而下,耍帅的ending pos获得观众不少掌声。

可惜,帅不过3秒,重返台上只能爬回去。英雄的背后都是心酸与狼狈。

大部分选手都是出尽浑身解数,只博得观众一笑,变成了过眼云烟。但也有用才华惊艳了众人的,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选手们。

南亚歌王-乔宝宝

当年南亚歌王乔宝宝一曲《爱情陷阱》,热烈夸张的舞步、跟不上拍子的歌词,带着不咸不淡的粤语,成了当年的一大笑点。

在差点被淘汰的边缘,他急中生智的一下”滑跪“成功挽回了dodo姐郑裕玲的芳心,成为了那一期的大赢家。

这个一上台就”希望大家当他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“的印度人,总被人问他“你在香港出世吗?”

乔宝宝总是有回答的金句,“不是,在九龙。”

其实他的职业非常严肃,是香港惩教署职员,同事平时觉得他很有表演欲,就偷偷地帮他报了名。

为了让大家眼前一亮,乔宝宝充分发挥自己的小宇宙。

▲乔宝宝去庙街买了咖啡色的假发,印有中华文化色彩的龙图案黑衫,更是非常”心机“地选了克勤好基友谭咏麟的《爱情陷阱》作为出场头炮。

这一战声名大噪,连搭地铁巧遇当时的特首曾荫权都跟他握手,说看过他的节目让他继续努力。

成功让广大香港市民印象深刻,之后的电影、电视剧等各种演出机会接踵而来。

▲2005年年末,乔宝宝被邀请出演成龙大哥的电影《宝贝计划》,当时乔宝宝毫不犹豫地辞职并接拍了这部电影,他说:”哇,全世界谁不认识成龙?“后来无线也签了他,第一部戏是《高朋满座》。2011年至2012年分别于《真相》饰演印裔大状乔大状及《冲呀!瘦薪兵团》饰演印度裔香港人盛小龙而受到关注。

后来2013年,乔宝宝因为大儿子上大学,小儿子有先天性脊椎神经问题,只能回英国照顾孩子,暂别了香港娱乐圈。

爆炸猛男-phd

除了个人solo单打独斗,组合起来也是博出位的方式。

爆炸猛男组合就以爆炸头、橙制服、黑色短裤、黑框眼镜作为他们的标志,造型夸张,表演合拍又搞笑。

原来这四个其实是香港理工大学的硕士生,为了亲身体验吸取电视台制作经验,于是参加比赛挑战自我。

他们本身不懂跳舞,苦练排舞五个月,学习打侧手翻及自创多款奇怪舞步。

更不惜剪光头发甚至剃掉眼眉,以眉笔画上四吋粗的浓眉,只为给观众带来欢乐。

节目播出后,他们还曾经与樱雪沐浴露合作拍广告。最终回归平凡生活,已经在娱圈中销声匿迹。

▲用四位地中海秃头的爆炸猛男推介护肤秘籍,介绍樱雪产品具有保湿、抗皱、抗衰老等美容神效。这个跨界神操作,直到现在也实在看不懂。

年少老成-莫生

除了成年人,儿童选手也特别多,很多妈妈都为自己的小朋友报名参赛,美其名曰是锻炼胆量。《残酷一叮》成了不少香港儿童的童年阴影。

最让大家最印象深刻的,莫过于只有六岁的却年少老成的莫凯谦,江湖外号——莫生。

年纪轻轻就唱容祖儿的《习惯失恋》,台风有型得连刘德华都点赞。

在唱完之后,主持人们都非常好奇一个小朋友到底他谈过多少恋爱,才会唱《习惯失恋》这种情歌。

人小鬼大的莫生却说他从没谈过恋爱,甚至还现场和刘德华探讨失恋的定义。

后来,莫凯谦曾客串数部电视剧,暂退娱乐圈数年间认真念书,直到2016年,以唱作歌手身份复出娱乐圈。

▲他的第一首歌内容是用跳绳带出励志意思,鼓励人跳出框框、突破自己,现年18岁的他说:”这首歌和我都有共鸣,我6岁参加《残酷一叮》,经历12年到现在,可能大家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唱《习惯失恋》,而现在我18岁想大家对我有新印象。“

模仿专家-冯文乐

能在如此多妖魔鬼怪的残酷舞台,过关斩将成为最后的大赢家,是模仿专家冯文乐。

冯文乐一人分饰两角,模仿谭咏麟和李克勤演绎了“左麟右李”,技惊四座。

和克勤一起唱同一首歌难辨真假,连评判陈奕迅都忍不住上台pk模仿功力。

连李克勤本尊听了都忍不住点头认可,惊叹道冯文乐和自己的发声位置都是一样。

就像看到李克勤的分身一样,“他唱得很动听,跟我一模一样”。如果是冯文乐上“蒙面歌王",一定猜不到他是谁吧!

为何如此唱功了得之人,如今却消失于茫茫人海之中。

原来冯文乐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,在《残酷一叮》之后也参加过快乐男生,依然模仿得惟妙惟肖,但一身的造型却被评委挖苦。

▲和《残酷一叮》不同,快男选的是偶像。冯家乐以一身黑色“洞洞装”现身,显得格格不入。被现场评委指出他的黑帽子让其看起来更加显矮,场面颇为尴尬。

之后参加广东珠江台的《麦王争霸》终极总决赛还没开始,“香港叮王”冯文乐将退赛的消息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,更是传闻为了助力女朋友出道而退赛。

而多年之后的他,依然吃着老本的靠着模仿,到各地走穴串场。成为一个歌手的梦,似乎离他很近,但却又很远。

当年主持人梁荣忠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他最大的弱点,冯文乐一直模仿各种声音,却从未听过自己的应有的声音唱歌。

一个辨识度很弱的艺人注定就是潮流过后的沙子,浪潮过后,流光最是容易把人抛。

冯文乐所走的路红得很快,赚钱很快,但却早已注定就是昙花一现。

回忆了这么多往事,《残酷一叮》很多搞笑的画面似乎再重现在我们眼前。

与其他综艺节目相比,《残酷一叮》场景并不华丽,选手唱歌走音、跳舞跟不上拍子”车祸现场“层出不穷。

▲这位充满国际化的面孔“泰版michael ”边唱边跳,还忙着在台上整泰式木瓜沙律。

可是我们却为何如此热爱,甚至被这些业余选手所触动,《残酷一叮》到底好看在哪里?

首先,这是一个最平民化的选秀节目,各行各业都参与进来。

有理工大学的研究生,也有目不识丁的基层人士,有两鬓花白的老人,也有6岁小孩。那些参赛选手和我们一样,都是平凡人。

甚至某个周六的夜晚,你身边的同事或许就站在了舞台上一不小心就名利双收,身体力行地去印证”每个人在一生中都有几分钟成名机会“这句话。

其次,在这个节目里无厘头的文化,充满着娱人娱己的香港精神。

从节目的第一集,到最后一集,主持人都一直提醒大家,《残酷一叮》并不是一场歌唱比赛。

它更像搞笑大赛,一场无厘头的话题大赛。在这里有人模仿twins,有人模仿罗文,有人表演杂技,有人耍功夫。

▲和韩红撞样的“大长今”边唱边大派叉烧包

充满了无厘头的笑料密集的释放到观众面前,形成一波紧接着一波的笑料打击。让生活奔波而筋疲力尽的观众都忘却了自我,得到了无比的放松。

经历过金融风暴、sars危机后的香港,走过人生哀乐无常,追求的再不是被世俗认可的成功,而是最简单的娱人娱己。

▲年仅六岁的莫生,就道出了这个节目的真谛,一切不过玩玩而已。

最重要的是,展现的关于一个个关于平凡、平庸的普通人故事。

回溯各位参赛者的人生,即使在舞台上霎那光辉,但大多数人抓不住命运的那根线,依旧浮浮沉沉,过着平凡的日子。

平凡也并非不伟大,他们用生命中最明快的色彩,去填补大家这段空白的时光,燃烧自己,而让无数人感到快乐。

港真,活过这么一些年之后,真心觉得人生本来就充满各式各样的残酷,不管是在台上被人残酷一叮的残酷,还是在背后被爱人背信弃义的残酷。

只能说,我们没有人可以活在童话里。

浮生若梦,谁都逃不过“残酷一叮”,最考验人的,还是在“残酷一叮”之后,我们做出选择吧 。

sammi加油!

大家加油!

上一篇:评论:市场手段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才是正途
下一篇:神叨酱塔罗牌占卜|四月你会遇到啥好运?